辣文吧 > 历史军事 > 白狼公孙 > 狼烟卷草原 第三百六十五章 莫负了风月
????十月十五,太阳仍显得燥热,这一天的下午,草原上风呜呜咽咽的拂过,吹的猛烈,沿着雁门郡往东北而行,战马奔驰,远远的,周围能见到同样飞驰的骑士,视野越过他们,往后的官道间一辆马车颠簸的驶来,偶尔停下,接受情报,又继续前进,不久之后,阳光彤红的洒过来,最后还是停在某一处草丘的下方。

????夕阳西下。

????“酸儒,我们到家了。”

????“.……白狼原……”彤红的霞光里,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听到耳边的话语声,醒过来了,挣扎着下来马车,被公孙止搀扶着朝那边数个丘陵围拢的山谷看去,颤颤巍巍的举起手指着那边,嘴角终于有了笑容。

????“当年……日子不好过……好多人很可怜……大家聚在一起,可终于走了出来……我们杀鲜卑……杀匈奴……我还记得首领,骑马提刀的样子……好……好威风。”

????听到这番断断续续却又淡然平静的话,终于让压抑了许久的公孙止脸上动容了,捏紧了书生空空的那只袖口。

????东方胜蹒跚走出几步,又说了一些话,离那边的丘陵越来越近时,他停下脚步,望着那片红霞里的林野,慢慢就着发黄的草皮坐下来,已是浑浊的眼睛微微的出神。

????恍然间,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的日子。

????“山上的叶子又黄了啊……可以收拢起来,再捡些枯枝放到狼窟里,到了冬天就不那么难熬……区区不是很会想办法,当时也只能用这个法子让大家过的暖和一些……那时候多难啊,一口吃的,都要分成两半……这样才香……才感觉能吃饱肚子…….”

????他歇了一会儿,死死捏着拐杖,眼角湿润起来。

????“.……第一次首领救回来的那批百姓里,区区给一个姑娘递肉粥,她…….看见我就躲……躲远远的,她怕我……怕我像匈奴人一样对待她……可是我只想让那位姑娘熬过来,挺过这个吃人的冬天……后来她熬过来,区区很高兴……看见她在水潭边洗簌的样子是那样的美丽……我从未见过我汉人姑娘也有如此美丽的一面……那段时间,是区区最幸福的时候……干什么都有劲……就想做给她看……想和她多说几句话,可后来……鲜卑人来了。”

????书生身子微微的发颤,闭了闭眼,水渍从眼角滚落下来。

????“……区区还记得……那天的敌人好多好多……像潮水一样想要涌进来……她在丘陵上……然后掉了下来……就摔在我不远的地方,就……就那么干脆的死了,一句话也没有留下……我冲上去和那恶人搏命,被砍了一刀……首领……她会不会觉得我就是个没用的儒生……”

????“不会。”公孙止望着揉进这片红霞里的那张侧脸,低声说了一声。

????东方胜笑了起来,他的目光望着白狼原,仿佛看到了丘陵上,有人在朝他招手,忽然激动的挣扎站起来,笑容更加的灿烂,晚霞洒下红光,犹如披在了书生的身上,公孙止也跟着站起来搀扶住他,望向在夕阳里显得壮丽的白狼原。

????“区区……始于这里……现在终于也归于这里了。”他低声说道,握住了身旁人的手,偏过头对待他如手足的人,微微的笑了笑,“.……我在这片土地上遇见了许许多多不好的事……遇见了我心里的人……也遇见了首领……几年过去了,又回到了这里……”

????“.……但区区从未后悔过。”

????他落下了最后的声音,在这里停顿。公孙止低垂着脸,将他抱起来,有泪水从下颔汇聚,滴下来,大步走向丘陵时,已是满脸泪渍的李恪,解下颈下的狼喉,放在嘴边:“送谷侯”

????“送谷侯!!”三百人齐齐大吼,拔刀拍响刀鞘。

????呜呜嗷

????凄凉悲壮的狼嗥响起在这片彤红的天空下。在我们的一生之中,会遇到许许多多、形形色色的人,但总会有那一两个在生命里留下深刻的印记,从而改变了我们的一辈子。

????与这里相隔数百里之外的五原,秋日的微风伴随晚霞着卷过山岗。

????身形威猛高大的男人,一身袍服从马上下来,看了看天色,他将一个篮子提着上了山岗,林野微黄,片片枯叶飞舞,落在他脚下,前面立着一块坟茔,然后,停在了墓前。

????几碟小菜,两碗酒水摆在了墓碑前,吕布盘腿在对面坐下来,伸手将酒水喝下去,又将另一碗拱手举起,随后,由左至右,缓缓倒下。

????“稚叔,布回来看你了……你的仇,我来报,你说,想要多少大秦人命,才会满意……”

????高大的身形说出的话语,仿佛蕴着千万人的尸骨,漫天飘落的枯叶,一时间也不敢落在他身上……

????长风吹过千里。

????绝影奔出了丘陵,草原上马队过来汇合,草丘上,公孙止勒过缰绳,回头望向那片陷入夕阳霞光里的白狼原,那里面,有人长眠了。某一刻,他夹马飞驰出去,大吼:“回上谷郡,我们走”

????众骑发出一阵呐喊和咆哮,掩盖了北风的声音,马车颠簸、马队疾驰赶在冬日落下前,回到属于他们的地方,没人知道,这只是厉兵秣马,一群戾狼之师的开始。

????此后的十一月,上谷郡外的大山已是一片金黄,山脚下护卫的骑士在戒严等候,公孙止独骑送一名老人到一支南下的商队里。

????“将你绑来,也心知你不会留下,那日说的气话,切莫放在心上,今日就送别太公了。”

????“.……老朽没能将谷侯治好,心里也是内疚。”华佗叹口气,望了一眼遍山金黄片刻,从怀里掏出一张叠好的布绢,递过去:“都督身上大小数十道创口,随已痊愈,但也透支了身体,若再不加以调养,恐怕很难活过五十。”

????公孙止自然明白自己身体的状况,伸手接过了那张布帛展开,上面绘着许多图案,“.……这是?”

????“是老朽绘制的五禽图,上面所绘的是几种野兽戏耍时候做的动作,都督按照上面所做,对身体自会有好处。”

????老人将东西交到对方手中后,便拱了拱手,转身上了一辆车:“老朽也该告辞了,数月不回,家中老妻怕也是担心了,都督请回吧。”

????“太公慢走”公孙止拱手目送他随商队离去,待看不见时,方才策马调头,却是没有回到山下,而是在附近一颗树下,坐了下来,望着满山金黄,又是一个冬天来临了。

????可惜……酸儒看不到了。

????不远的方向,窸窸窣窣的声响,细微的传来。战马陡然紧张的竖起耳朵,挣扎的去扯系在树上的缰绳,发出警告的啼鸣,一处草丛慢慢拨开,一抹黑影探出长长的口鼻,踩着捕猎的姿态缓缓靠近。

????绝影更加疯狂的扬起蹄子的瞬间,黑色的大影陡然扑了出来,白色的鬃毛在阳光里显得刺眼,狼掌落在一层枯叶上时,战马张开口欲要去咬,旁边石头上坐着的主人,却是伸出手抚在了硕大狰狞的狼头上,巨大的白狼缓缓靠近,下一秒,匍匐在他脚步,眯起眼享受着抚摸

????“.……我有一个兄弟走了。”公孙止抚过它的狼颈上的毛绒,声音嘶哑。

????白狼舔了舔他的手,算是安慰,山风刮了起来,拂过这片林中,头顶上方的树叶哗哗响成一片,落叶缤纷,又一个冬天到来了。